阿森纳的一个时代彻底结束了

北京时间2月12日8点,在短暂的纠缠之后,阿隆-拉姆塞百分之百确定将在今夏加盟意甲豪门尤文图斯,周薪为40万英镑。

至此,08-09赛季在阿森纳一线年来到阿森纳的现任队长科斯切尔尼,正式成为队里真正意义上资历最深的老大哥。除了他之外,现在队里资历最老的,是2011年加盟的卡尔-詹金森。

在2015年,“教授”温格还曾和五小虎完成了续约。没想到这么几年下来,物是人非。连同教授在内,詹金森是留队到最后的那一个。

没错,詹金森还在阿森纳,甚至还在不久前与卡迪夫城的比赛中,时隔5年又一次代表阿森纳在英超登场了。不过也许,夏天合同到期后,连詹金森也要离开了吧。“詹百万”很努力,但造化弄人,有的时候,努力是改变不了命运的。届时可能温格4年前续约的五小虎将悉数离队。

2008/09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33轮一场焦点战在安菲尔德球场展开争夺。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彼时风光无限的“沙皇”阿尔沙文完成大四喜,终场比分定格为4比4。“足球一场比赛能进几个球,无聊得要死。”——在笔者看完那场比赛之前,心里对足球抱有的想法,其实是这样的。然而,是、这场比赛让笔者爱上了足球,也让我成为了进攻如同水银泻地般华丽的“枪手”阿森纳的球迷。此外,在那时,今夏即将离队的拉姆塞正坐在那场经典大战的替补席上。

作为阿森纳的球迷见惯了大风大浪,真正的枪手球迷都知道,在吸血鬼老板斯坦-克伦克常年0投入的情况下,俱乐部只能自负盈亏,负担起造价高达4.6亿英镑的酋长球场的还贷任务。

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,那个时候从枪手青训营走出来的小将,对于球迷们有着特殊的意义——他们,是球队复兴的未来。但是后来,DNA的出走,对于球迷,对于俱乐部,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。笔者是新生代的阿森纳球迷,没有经历过不败夺冠,没有经历教授前10年的辉煌。所以,拉姆塞以及五小虎等枪手DNA们,对于他们,我们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
对于球队的竞技意义来说,纵使拉姆塞无法和当年的法布雷加斯、范佩西相提并论,但这不代表枪迷能平静的接受他出走——在眼下这个最混乱、最陌生的时代,拉姆塞这位“前朝遗老”,代表着阿森纳最后一点传统和坚持。他一走,温格苦心经营多年的美丽足球,彻彻底底分崩离析了。

平心而论,很难讲所谓的“阿森纳足球”到底是一种什么风格,它不是简单意义的传控,不是像巴萨和拜仁当年那种技术型传控,它需要一些灵感和想象力才能维系。在阿森纳还拥有罗西基、卡索拉、威尔希尔,吉鲁的时候,他们从来不缺少灵感,甚至有些时候显得有些灵感过剩了。也正是这样一支球队,十几年来俘虏了大批看不上功利足球的理想主义者。

经过几年的希望与失望,2013年9月3日,炙手可热的厄齐尔从皇家马德里加盟阿森纳;2014年7月11日,桑切斯从巴塞罗那来投。相信那2年,所有枪迷都有过从未有过的憧憬。

但现实总会在必要时给理想主义者一记暴击,随后的2015/16赛季,是阿森纳距离冠军最接近的一个赛季。但卡索拉的受伤,却成了转折点。此后的几年里,卡索拉也饱受脚踝伤势的困扰。当全世界都在为见证莱斯特城上演奇迹而喝彩的时候,枪迷却如同夜空中的烟火一般,显得如此孤寂。

无独有偶,阿森纳似乎就是这样一家悲情英雄所聚集的酒馆。放眼望去,本赛季霍尔丁刚刚在在埃梅里的三后卫体系中坐稳了主力位置,可惜在对阵曼联的比赛中,被拉什福德撞了一下后因伤提前离场。

对于刚刚上位的他来说,养伤6个月以上,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这一次受伤,也可能直接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。

当年最被寄予厚望的迪亚比,也是被伤病摧毁的。他职业生涯遭遇伤病次数多达15次,最长一次因韧带伤势缺阵多达跨赛季的61场比赛之多。2015年离开酋长球场转会到马赛,也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养伤。当时养伤缺席35场,好不容易复出,但踢了一场比赛之后又再次受伤。他只在马赛踢了5场,就已经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了。

而卡索拉在2016年10月遭遇伤病以来,他在半年内接受过8次手术,共计养伤636天。这一切都源于2015/16赛季那次冬季的重伤,也有不少球迷感慨道,如果没有那次重伤,可能那一年阿森纳就能终结多年无冠的尴尬了,也没有后来的莱斯特城奇迹了。或许,阿森纳将走上一条不同于今的道路。

为了治疗多次受伤的脚踝,医生从卡索拉的胳膊上切掉一块皮肤缝合在受伤的跟腱处。上面正好有卡索拉的纹身,纹身是他女儿的名字。

当年的阿森纳双子星——威尔希尔和沃尔科特,就更别说了。如果没有伤病,他们理应是阿森纳的绝对核心。现在,他们都离开了酋长球场,分别转会到了西汉姆联和埃弗顿。

拉姆塞也是如此,纵使天赋出众,但2010年与斯托克城的一战中,拉姆塞不幸在和肖克罗斯的拼抢中遭遇断腿重伤。这件事注定会在拉姆塞身上烙上“悲剧英雄”的印记。

经历了9个月的康复期,拉姆塞回到了赛场,可他在生涯巅峰的13-14赛季之前,拉姆塞在枪迷心中,几乎是“除了颜值和体力没啥拿得出手”的存在。在威尔希尔日渐陨落前,“温格干儿子”这个称号也是专属拉姆塞的。

在一众技术拔群的队友中,技巧时灵时不灵的拉姆塞,一度也看不到出头之日。但温格力排众议坚持给他比赛机会,终于在2013年换来了回报。

从2013年9月开始,拉姆塞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,用一个个精彩的进球把阿森纳扛到英超第一,扛出了欧冠死亡之组,也踢飞了所谓的“拉姆塞死亡定律”。然而在12月底,拉姆塞遭遇大伤。他的长期缺阵直接导致阿森纳后半程崩盘,自己也错过了争夺英超MVP的机会。不过,这超神的4个月,仍然是阿森纳近年来屈指可数的个人英雄主义表演。拉姆塞,称得上是阿森纳的神仙球专家。

可拉姆塞就是这样一把捉摸不透的神经刀,短暂巅峰后,他便丧失了“稳定输出”的能力,让人拍案叫绝的神仙球和没头苍蝇般的乱跑,总是间歇性挑逗阿森纳球迷的神经,而贯穿生涯的频繁伤病,也一点点磨灭了他成长为顶级巨星的可能。

但令枪迷无法接受的是,拉姆塞几乎成了现在阿森纳唯一的灵感来源。与此同时,阿森纳也慢慢开始与“美丽足球”渐行渐远。

伴随着罗西基、卡索拉、威尔希尔相继离队,以及厄齐尔被弃用,阿森纳球迷惊讶的发现,拉姆塞成了球队里最像10号的球员。蜀中无大将,廖化作先锋。就算拉姆塞一路坎坷,在北伦敦耳濡目染11年学到的东西,也非今日扎卡、贡多齐等人能比。

可惜,决心给阿森纳打上自己烙印的埃梅里,并不需要深谙温格足球哲学的拉姆塞,他做出“撤回合同”这样百年难遇的操作,无异于给这位老臣下了道逐客令。而厄齐尔,也许就是下一个牺牲者。

理性地分析,阿森纳走上一条远离温格的道路,不一定是件坏事,毕竟足球还是要拿成绩说话。埃梅里的球队踢得难看,但不耽误他们稀里糊涂赢球。

真正了解球队的都看得出,现在的阿森纳如同乱麻——克伦克在经历了十年之久的股权斗争后终于完成俱乐部私有化改造;为俱乐部服务十年的CEO加齐迪斯离任,球队管理层再次出现权利更迭;而桑列伊的到来,更是直接逼走了刚刚加盟阿森纳不久的“钻石眼”米斯林塔特。在球队最艰难的时刻,俱乐部内部却在执着于权力更替,受伤最深的当然是球迷。

有毅力跟随阿森纳至今的球迷,理想主义者恐怕占大多数。虽然现在阿森纳依然艰难,和那些年一样在为争夺欧冠席位而奋战。但是他们,经历过那些艰难岁月的枪迷,就算可以忍受球队成绩平平,但最无法忍受的,是球队变得世俗、功利。更令人绝望的是,似乎,现状还将持续下去。

但是,又该如何潇洒地割舍一直陪伴青春的best of my love呢?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ingdasmart.com/,阿森纳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