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海“恶母虐女案”纪实:虐死5岁女儿被判7年出狱后又挖坟泄恨

有的人做父母后,对孩子百般疼爱,拼尽全力给他最好的。可是有的人却恰恰相反,他们将孩子视为“眼中钉”,动辄对其打骂,甚至虐待致死。

一个比较可悲的事实是,为人父母不需要经过考试,孩子们也无法选择谁来做父母。对于那些不合格的父母来说,孩子是附属品,甚至可以当“出气筒”。

孩子把他们当成最大依靠,他们却将孩子变成了“沙包”,对其肆意虐待,有些人真的不配做父母的。

虐待孩子的惨剧不断发生,但青海发生的“恶母虐女案”,应该算是虐童案中让人最气愤的了。女孩自1岁多起,就频繁遭到亲妈毒打虐待,在5岁时被活活虐待致死。

这个母亲竟被判7年,出狱后又挖坟泄恨,简直令人发指。她为何对女儿如此狠毒?

这个恶毒的母亲名叫燕志云,出生于1956年,是青海西宁人,曾在一家国营鞋帽厂工作。结婚后,燕志云和丈夫育有一子,取名为苏超,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算不错。

可是当燕志云32岁时,一切都改变了,她生下了一个女孩,名叫苏丽。那时正是计划生育最严格的时期,如果被发现超生,除了罚款外,单位职工还会受到处分。

燕志云为了隐瞒超生的事实,特意将苏丽送到亲戚家寄养。然而不知怎么搞的,一年后东窗事发了。鞋帽厂领导得知此事后,决定以儆效尤,严厉处分了燕志云,将其辞退。

超生的“污点”,让燕志云难以找到新工作,只好回归家庭,当起了主妇,顺便将苏丽接了回来。

燕志云本来就重男轻女,加之因为女儿丢了工作,所以她在家无所事事时,就将苏丽当成了“出气筒”。

我们都知道,一岁多的小孩子,根本没有自理能力,随时随地大小便是常有的事。可是燕志云却不能容忍小苏丽拉尿在裤子里,一旦发现,就对其一顿毒打。

如此一来,她还觉得不解气,每当小苏丽大小便时,她就用手狠狠掐孩子的屁股,直到掐出血才放手。结果小苏丽被折磨的大小便失禁,有时候听到燕志云的声音,就吓得尿裤子。

女儿被吓得大小便失禁,并没有让燕志云良心发现。她没有对小苏丽进行正常的引导,反而为了减少其排泄,对其进行限水、限食。

两岁左右的小苏丽,每天都在饥饿之中度过。燕志云为了确定自己的权威,她训练年幼的女儿,吃饭时必须说“好妈妈,丽丽要吃饭”。

小苏丽两岁多时,已经能到处跑动了。有一次,小苏丽实在太饿了,就出门向邻居阿姨要饭吃,结果正好被燕志云看到,她冲上去将小苏丽手中的馒头打掉,用脚碾碎。

燕志云将邻居骂了一顿,然后将小苏丽拎回家,对其一顿毒打。自那以后,燕志云开始限制小苏丽出门了。

女儿在家吃不饱,还不让她要饭吃,真是蛇心毒妇。尽管十分害怕母亲,但有时候饥饿会战胜恐惧,小苏丽饿得实在受不了了,就会偷家中的食物。

可是她毕竟才是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啊,偷吃食物后,总会被发现,少不了招致一顿毒打。燕志云有了经验后,只要不在家时,就会将食物放在小苏丽够不到的地方。

1990年12月10日,小苏丽饿得实在受不了,她跑到院子里,偷偷吃起了鸡食。燕志云看到后,对其破口大骂,打了一顿还觉得不过瘾,干脆拿出针线,在小苏丽嘴巴上缝了四针。

晚上的时候,邻居马秀青来燕志云家借东西。她早就听说燕志云虐待孩子,可是刚一进门看到的景象,让这个17岁的少女差点吓瘫在地。

她看到小苏丽嘴巴被缝上了,线头耷拉在嘴边,胸前都被血染红了。马秀青愤怒的质问燕志云:“你对孩子干了什么?”

燕志云解释道:“你是不知道,这个死丫头,偷吃鸡食。那东西多脏啊,人哪能吃,我缝上她嘴,就是让她记住,长个教训。你也别告诉别人,我这就给她拆了”。

随后燕志云粗暴的将线拆了下来,小苏丽嘴巴顿时流出了血,眼泪也掉个不停。马秀青心疼的受不了,也顾不上借东西了,扭头跑回了家。

马秀青回家后,一直哭个不停。父母催问之下,才知道小苏丽的遭遇。一家人愤怒地来到街道居委会,把燕志云举报了。

没过多长时间,燕志云用针线缝女儿嘴巴的恶行,被《青海日报》、《西宁晚报》等报纸报道,人们纷纷指责燕志云。

即使如此,燕志云还是不知悔改。无论是居委会的干部,还是邻居好心大妈,来了不知多少回了,试图劝说燕志云对孩子好一点。可是大家的越是劝解,燕志云反而越加嚣张。

有的干部说道:“虐待孩子是违反法律的”。燕志云回应道:“我不管什么法律,孩子是我生的,我想怎么虐待就就怎么虐待,谁也管不着”。

小苏丽的爸爸经常在外打工,他根本不管女儿的死活。如果在家时,还会帮妻子打女儿,甚至下手更重。这对夫妻,不但是法盲,还都重男轻女,眼里只有宝贝儿子。

小苏丽除了挨打挨饿外,还要挨冻。西宁冬天寒风刺骨,她却没有棉衣可穿。燕志云夫妇和儿子住在有炉子的房间,小苏丽只能单独待在冰冷的屋子里。女儿也是自己亲生的啊,怎么能对她如此狠心,何况她还是个孩子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,小苏丽活得太艰难了。她被饿得皮包骨头,全身上下除了脚底板外,几乎都有伤痕,头发稀疏枯黄,被燕志云拽的长短不一。可是灾难并没有结束,小苏丽终于还是死在了这个恶母手中。

1993年3月2日,燕志云打算给儿子做他最爱吃的红烧肉。尽管生活不算富裕,但燕志云拼尽全力,满足儿子一切的要求。她宁肯给儿子吃肉,也不让女儿吃饱,可见心理扭曲至极。

那时候猪肉算个稀罕物,人们吃肉时会先熬油。燕志云熬油时,小苏丽躲在墙角拼命的咽口水。一阵阵肉香扑鼻而来,让小苏丽更加饿了。

趁着燕志云去厕所的功夫,小苏丽终于忍不住了,她跑到锅边,捞出一些肉渣吃了起来。就在小苏丽沉浸在美味之中时,燕志云回来了。

她一巴掌打掉小苏丽手中的肉,然后一边大骂一边拽着她的脑袋撞墙。小苏丽已经五岁了,她被折磨了四年,早就有经验了,深知这时候千万不能哭,越哭妈妈打得越狠。

可是打了女儿一顿后,燕志云仍然觉得不解气。她看到锅中沸腾的热油,拿起勺子就了舀了一大勺。随后她用双腿控制住小苏丽,一手拿着勺子,一手掰开小苏丽的嘴,将热油灌了下去。

小苏丽的嘴巴,喉咙都被严重烫伤了,燕志云根本不管其死活,任其在一旁难受。一天过去了,小苏丽没吃什么东西,第二天,她又没怎么吃……直到第七天,小苏丽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
小苏丽去世后,燕志云曾试图掩盖事实。但虐待女儿致其死亡的恶行,最终还是被揭露了。庭审之时,燕志云依然毫无悔意,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

根据刑法第260条,虐待儿童致其重伤或者死亡,处两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换言之,按照虐待判刑的话,燕志云已经得到了最严厉的处罚。

可是罗翔老师谈起这个案子时,认为不应该以虐待致死量刑,这样不合理。即使燕志云不是故意杀人,那也应该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。

事实证明,这样的惩罚,根本不足以让燕志云醒悟。出狱后,她依然不知悔改,逢人就唾骂苏丽,说她是“扫把星”,害得自己蹲大狱。

苏丽去世后,有关部门曾将其安葬。令人发指的是,燕志云找到墓地,挖了苏丽的坟,然后对着尸骨一顿大骂。燕志云挖坟辱尸后,担心再次被抓,一家人从西宁搬走,至今音信全无。

这起虐童悲剧,值得每一个人深思,我们到底该如何做好父母,又该如何去保护孩子。孩子是脆弱的,面对暴力时更是如此,那些伤害孩子的父母,应该受到严惩。

做好父母不容易,但一旦做了父母,就要承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。如果对孩子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那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做父母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